淞沪会战国军新式火炮集体亮相, 炮兵神出鬼没却毁于记者

师长霍揆彰知道后严厉批评郭汝瑰:“你不要勉强,我们是劣势装备,两家伙打烂了,就没有了。

”中央军师属炮兵火力如此薄弱,野战炮兵情况如何?回到“八一三”前夕的那个夜晚,蒋介石一声令下,炮兵第3团、炮兵第10团第3营奉令出动,连同已在苏州、无锡一带的炮兵第8团、炮兵第10团第2营,一并拨归张治中指挥。

单就技术、性能而言,炮兵第3团装备的瑞典博福斯75毫米山炮和炮兵第10团装备的德国莱茵金属重榴弹炮均为野战火炮经典之作。

瑞典博福斯厂基本上属于德国克鲁伯军火工业的子公司,博福斯山炮钢质坚固,构造轻巧,既有山炮的良好机动力,又有榴弹炮的破坏力与多种引信选择,更有野炮的远射程。

莱茵金属重榴炮则是国民政府对外军购的大手笔,炮尾顶面刻着醒目的“青天白日”徽,单套价格折合中国法币87万元,最大射程可达15100米。

淞沪会战国军新式火炮集体亮相, 炮兵神出鬼没却毁于记者

1937 年10 月2 日,淞沪会战,上海罗店镇附近,沿着水沟前进的日军侦察骑兵炮兵第3团位于江湾附近,主要配合第87师攻击杨树浦;炮兵第8团位于彭浦附近,专任破坏虹口敌营;炮兵第10团一营位于大场、暨南新村附近,受命摧毁日军坚固根据地。

驾驶员宋锡善终生难忘第一次炮击场面:“我随着炮兵第10团第3营第5连到虹口进入阵地,炮弹准确命中目标,爆炸的大火似乎与大楼的灯光同时消失。

但由于我们的炮弹火力不够,目标没被摧毁,敌人开始藏匿。

”8月17日,张治中如实报告蒋介石:“本日我炮兵射击甚为进步,命中甚佳。

但因目标坚固,未得预期成果,如对日寇海军陆战队司令部一带各目标命中甚多,因无烧夷弹,终不能毁坏。

我(莱茵金属)新式重榴炮一门,因射击激烈,膛线受损,(炮兵第8团)旧十五榴二门,一门膛炸,一门不能射击。

”实际战斗中,野战炮兵往往需要满足步兵支援要求,不得不平均火力,以营、连为单位分割配属。

炮兵学校教育长、第三战区炮兵总指挥邹作华对此极大不满:“分割使用实为最减少炮兵威力之使用法,一经分割即脱离指挥官之掌握不说,对于一点射击,以微弱之火力,分散于诸方面,必要时对于要点,火力不能集中,更无法适应战机。

”制空权的丧失也是导致炮兵不能整体使用的原因之一。

炮兵第10团通信连无线电报务员鲁鋆记忆犹新:“日军派遣侦察机、战斗机、轰炸机,对我重炮兵阵地侦察轰炸,日夜不停。

我们每次炮击后即迁离现场掩蔽,一到深夜,又利用夜幕的掩护进入阵地发炮。

”9月下旬,炮兵第10团奉命炮击日军设在上海跑马厅的临时机场,当晚22时,第3营排长张士英指挥1门重榴炮急速射击,50发炮弹瞬间发射完毕。

也就短短几分钟时间,日军探照灯光束头已经交会到炮位一侧的大树梢上,张士英急令套车迅速撤离,幸运地躲过了一场疯狂报复。

老女排集体亮相 图-1

1937 年8 月13 日,淞沪会战爆发,上海虹口地区成为战场,图为日军登陆虹口画面浦东战场:炮兵神出鬼没,新闻记者招来敌机比起浦西的漫天烽火,浦东战场显得比较沉寂。

炮兵第2团装备24门博福斯75毫米山炮,其中第1营配属张发奎第8集团军防守浦东,炮兵旅长蔡忠芴亲自带队,“部队全部夜行军,我率步兵团、营长和炮兵营、连长先到前方侦察阵地,部队到后,先构筑工事,然后进入阵地,作射击准备”。

博福斯山炮营的活动时间常在黄昏和夜间,白天就把阵地巧妙地伪装起来,或将各炮移动藏于沟渠和竹林深处。

浦东炮兵神出鬼没,几位上海记者抱着敬仰和好奇,跑到隐秘的竹林阵地一探究竟。

次日一早,张发奎在《时事新报》上看到不该出现的军事新闻和照片,猛然从椅子上跳起来,“立即命令炮兵转换位置”。

果不出所料,敌机中午出现,洋泾一带的竹林顿时一遍火海,致使不少居民连带遭殃。

事后,记者处分,炮兵营长撤职,换来战地新闻报道血的教训。

纵观淞沪会战围攻、抗登陆阶段,国军野战火炮总归数量太少,事实上又不能全部集中使用,以致无法充分发挥威力。

回首十四年抗战,炮兵一直都是中国军队的火力瓶颈,从某种意义上说,正是缺乏完整的现代国防工业体系,抗日战争从一开始就注定其长期性、艰苦性。

20世纪30年代,上海是中国工业、金融中心及西方国家在华利益的核心所在。

卢沟桥事变后,国民政府“全部动员整个抗战”,为了牵制、分散华北日军,引起国际列强干涉,派军扫荡上海日本海军陆战队,从而引发了历时三个月的淞沪会战。

从8月13日到9月中下旬,国军先是猛扑日军在沪据点,再是拼命阻击日军沿江登陆。

决绝的蒋介石几乎倾其所有,嫡系精锐轮番上阵,为数不多的新式火炮和坦克齐齐奔赴华东前线,枪炮声、喊杀声此起彼伏:“一寸血肉,一寸山河!怎不悲壮?光芒的历史,千万劫,也难磨!”。

老女排集体亮相 图-2

淞沪会战中央军精锐尽出,但损失惨重。

图为会战期间,国民革命军的一个机枪阵地国军的炮火装备1937年9月13日,沪北大地战火纷飞,第14师第42旅代理旅长郭汝瑰迎来30岁生日,“我的指挥所在敌炮射程之内,炮声震耳欲聋,敌人总是炮击后就冲锋,我军如顶住了,他们再炮击,然后又冲”。

一天晚上,郭汝瑰下令师属炮兵营集中放列8门沪造山炮,急袭三分钟,打出一百多发炮弹,解气是解气,但很快招来日军持续五分钟的弹雨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